我们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古典武侠  »  【盗墓】(01)【作者:我是你姥姥】
【盗墓】(01)【作者:我是你姥姥】
字数:31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生死簿

  相传北宋神宗元丰年间,有位武功高强的之人得此一本名曰:「生死簿」的奇书。而江湖上很多人都以为这生死簿是一本武功秘籍,殊不知这生死簿却是一件可号令天兵驱使鬼神的神物。

  此人凭借这本奇书很快成为一方霸主,呼风唤雨,唯我独尊。但后来这位一方霸主突然就人间蒸发,生死不明,这生死簿也随之下落不明。很多人都说此人被自己调令的阴兵带入地府,早已不在人世。还有人说此人炼制一种神药,早已经是长生不老之躯,归隐于世外桃源。

  更有人说是得道升仙,上天做了神仙……

  不过无论是哪种说法,真假虚实,这生死簿一直都是江湖中人心中所挂梦寐以求之物。这也不奇怪,从古至今又有几人能视钱财如粪土,看富贵为浮云。谁人不想拜相封侯,一呼百应,万人之上。

  十方茶楼,包间内坐着二人。

  「老歪,咱俩儿可有年头没见了,这几年跑哪混去了?我还以为你死外头了。」说话的人三十出头,中分头,略微有些胡茬子。

  「可……可不咋地,能……能有五六年了。」对面被叫老歪的人二十郎当岁,不过长得有些老,说话有些口吃,多少还有点歪脖子。

  「瞅你这样混的也不错,怎么个意思?衣锦还乡啊?」

  「还……还个屁啊,混……混口饭吃,哪……哪能跟三哥比啊。」

  三哥一笑,说:「你小子这油劲儿可一点都没变,说吧?找我啥事?」
  「三……三哥,瞧你这话说的,没……没事我就不能来找你吗?」

  「别人我不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咱们认识这么多年我还不了解你。」三哥笑道。

  老歪一笑:「还……还是三哥了解我,那……那兄弟就不兜圈子了,开……开门见山。三哥,知道生死簿吗?」

  三哥听了脸色一变:「知道!怎么了?」

  「有……有兴趣吗?」

  「那要看你这葫芦里卖的是啥药了。」

  「我知道它在哪!」

  三哥有些半信半疑,说:「不瞒你说,前些年我还真专门找过这东西,可都一无所获,这生死簿就跟石沉大海一般。你从哪得来的消息?」

  「哎呀!这……这事说来也巧,我……我打工地方的老板是个收藏迷,收藏成癖。什么都喜欢收藏,只……只要他看得上眼,连条裤头儿都能买了,挂……挂在家里。」

  「还有这么变态的人?」

  「更……更变态的都有,有钱人都这样,一点都不奇怪。人……人家也不差钱,花钱都嫌累,不……不像我,他妈的!三更穷,五更富,七更买底裤。」
  「呵呵……」

  「他……他们家那值钱的东西海了去了!各式各样,要什么有什么,简直就是个小型博物馆,连古尸都……都收藏。」

  「看样子你还挺吃得开。」

  「还……还可以,我们老板对我挺好,挺信任我的。有……有一次他给我看了一件东西,是张古画,跟我炫耀了老半天,说……说自己捡了个便宜,花5万块就买了个宝贝。我……我当时心想,这他妈的有钱人都缺心眼,花5万块买……买了张擦屁股纸,还……还他妈美呢,指定是被骗了,就这破画哪……哪值5万块?他当时瞧出我的心思,不……不但没有生气,反而一笑。他说我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这可不是一张普通的画,画里另有玄机,里面记载着一件稀世神物的所在。我……我当然得问他究竟是什么牛逼神物,他……他见我是个小屁孩儿,也想在我面前炫耀一番,也没有隐瞒,把……把实情就跟我说了一遍。原……原来他买的时候也只当是一幅图,别看他收藏了不少东西,其实也……也是个外行。每……每次买了宝物都得找别人掌眼,十次能有九次都得买了假货。但……但人家不差钱,就喜欢这嗜好,他看这画挺漂亮,就掏钱买了。那……那个卖画的人也是个二百五外行,他……他也不知道这画值不值钱,没……没想到真碰到个傻缺儿把画给买了,还……还出5万块钱,那小子当时就拿钱溜了。他……他回家找行家一验,才……才知道这画里另有玄机,这画是假,图才是真。」
  「这么说那副画就是一张地图?」

  「没错!记载生死簿的地图。」

  「就算知道又能怎样?那画又不在我们手里。再说我已经洗手不干多年,早就改做正道生意,现在不比从前,一旦折进去就别指望出来。早就马放南山,刀枪入库了。」

  「三哥,你……你先别一口回绝,看完这个再下定夺。」老歪从身后拿过一个画筒,从里面取出一卷画,放在桌上轻轻展开。那是一张古画,上面画的不是山水,而是一群活泼可爱的童女。她们有的提兔儿灯、有的提瓜形灯、还有围坐在一起玩提丝傀儡、狮子、猫儿、看皮影戏……千姿百态,玩耍各异。

  「你说的该不会是这幅画吧?」三哥问他。

  老歪点头一笑。

  「老歪!你老板挺够意思啊!就不怕你卷画跑了?真够大方的!」

  「大……大方个屁,他……他能把画借给我?那得喝多少假酒。」

  「那这画?」

  「我……我偷出来的!」

  「老歪!你让我说点什么好,你这可是盗窃,知道吗?数额特别巨大都得判无期。」

  「三……三哥!你先别激动,听我把话说完。你……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我……我又不是傻子,能大摇大摆的就去偷吗?咱从来不打无准备之仗。我……我趁他不在家,用相机把那幅画照了下来,找画匠临摹了一幅。你……你还别说,那画匠的手艺还真不错,简直一模一样,反……反正我是没瞧出毛病。我用临摹的这幅假画跟真画掉了包,我……我们老板又是个外行,他家里的宝物又多如牛毛,丢……丢他妈的十件八件都不知道。你就放心吧,神不知鬼不觉,谁……谁也不会察觉。」

  「你想让我帮你找生死簿?」三哥看着桌上的那幅画问他。

  「三……三哥,这活儿非你不可,我……我就只能帮你搭桥引个线。倘若三哥真能找到生死簿,到……到那时候,咱兄弟二人可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天天都躺在钱山里睡觉,哈哈……」

  「你真相信生死簿能调令天兵驱使鬼神?」三哥问他。

  「三哥,咱……咱们不管这些,真也好假也罢,都……都跟咱没关系,只要它值钱就行。这……这生死簿可十分抢手,我都在黑市打听过了,那……那价钱出的,超乎你的想象。我一看,这生死簿他娘的就是无价,主……主要是多少钱都有人肯买。这……这自古以来都是物以稀为贵,啥东西稀有罕见就他妈的越贵,咱们兄弟二人要能做成这笔买卖,那……那可就发了!以后三代都能衣食无忧。」
  「我现在的生意还算可以,虽然谈不上富裕,但日子还算过得去,倒不指这米下锅。这画我看了半天也没瞧出什么端倪,不是假的就另有其他打开的方式。」
  「我……我也没瞧出个一二三来,你是不知道,那货抱……抱着这一幅画比抱娘们儿还兴奋,我……我看他不像是在吹牛逼。是不是方法没用对?你……你没看电影里演的,不……不管是信还是别的东西,只要用灯光一照,用火一烤,或者放水里泡一泡,那……那纸的上面马上就会出现字体或者是图案。」

  「也许吧,要想解开这幅画得找个行家,咱俩儿肯定是不行。」

  「这……这好办,我认识这方面的人。」

  「瞧你这意思是铁定要干了?不打算回去了?」三哥问他。

  「还回去个屁啊,我……我那头都已经辞了,这次回来就是为这生死簿,不……不然我这大老远的来回瞎折腾个啥。」

  「家里都还好吗?有好几年没去你家了。」

  「都……都好!都好!」

  「唉!我看你还是好好想想,这生死簿不那么简单,也没有咱们想象中的那么好找。不然为啥传闻这么些年,就无人能让生死簿重见天日,或许这东西根本就不存在,本来就是个谣传。」

  「三……三哥,我可不这么认为。所……所谓无风不起浪,空穴才来风。这世上捕风捉影的事是不少,但……但是咱们不能因为被贼偷一次,就……就认为全世界的人都是贼,不……不能一棍子全打死,你说是不是?」

  「我明白你的意思,这样,我下午还有点事,马上就得走。你明天到家里来,咱们再研究,你也回去好好想想,这不是小事,耗时费力,弄不好还会白忙活一场,你还是先考虑清楚。」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