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人妻女友  »  【青春遐想录】(10)【作者:tsubasa0709】
【青春遐想录】(10)【作者:tsubasa0709】
字数:46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

  散夥饭结束之后没多久就进入了寒假,寒假就意味着我要和美丽的英语老师有一个月左右不能见面了。当然不是因为我爱好学习啦,只是老师寒假也想好好休息,就不补课了。

  正处於17,8岁的年纪,一身精力无处释放,当然会忍的很辛苦啦。
  不过还好,我还有月月,本来月月那边没指望还有第二次、第三次的机会。特别是阿树和她分手后,而我又和文文分手后,少了这两层关系,我也实在没有理由再去主动找她。

  可是没想到她居然主动联系了我,反正大家都是尝过甜头的癡男怨女,自然是乾柴烈火,一拍即合。寒假一个月的时间倒也显得不寂寞。不过除了一开始她主动找过我两次外,到后面都是我主动联系她。她也是除了来月事的那一周以外,对我基本上有求必应。甚至有时候来月事的时候还帮我口出来。不得不感歎阿树那小子不识货啊。

  唯一可惜的就是我和她都是趁白天家长去上班了,去她家或是在我家做爱做的事情,也就失去了再次和那个魂牵梦萦的中年美妇再次相会的可能,没机会实施母女同床的伟大计画。而且每次我们在时间上都计算的相当准确,没有一次被对方家长发现。当然,选择在家做最主要还是因为学生党没那么多钱能频繁的开房,并且家里不会有摄像头,不用担心自己啪啪啪的视频出现在91,1024之类的网站上。

  当然,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很快就开学了,本以为开学后又能继续享受英语老师那令人迷恋的肉体,谁知道她居然以分新班后我不再是在她手下教了作为理由而停止了对我们的课外补习。这也就意味着我失去了再次爆操她的机会。
  那我的炮友就只剩下了月月,然而除了周五放学早有机会回家进行速食式的性爱外,周末几乎没有机会。对於在这个寒假吃惯了大餐的我,突然这样变得有些不适应,特别是我的老二,时常向我抗议对它的闲置。

  然而更令我没想到的事情是,开学没多久月月居然和阿树複合了!那我到底算不算是给阿树戴了绿帽子?也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再操她了,没有把月月和她母亲放在一张床上一起操真是我的一大遗憾。

  接下来的日子,月月也没有再主动联系我。看着英语老师和月月先后和我不再有关系,而且月月和阿树又在一起了,英语老师也有自己的家庭,而文文也和另一个男的在一起了。

  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了,真的成为孤家寡人了。

  除了变得更寂寞了外,一身的性欲也暂时性的失去了宣泄的出口。不过这样也令我更加全身心的投入到学习当中,毕竟我没有忘记我和燕儿还有个约定呢,她那么深情对我,我也不愿意辜负於她,若是真的有缘分,自然要试一试。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没过多久就到了期中,考完期中考试后,按照惯例是学校的春游,也是给我们的一次放松,大家对此都是期待已久了。

  经过了漫长的近两个小时的大巴车程,终於到达了目的地。下车后经过了例行公事般的训话,无非是让我们注意安全之类的话,然后就是解散让我们自行活动。由於分班后一直专注於学习,而且经历了这样那样的事情也没更多的精力和班级里的同学们打成一片,所以没过多久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在漫无目的的走着。不过这样也好,受够了那种人多的喧嚣,安静下来后反而能够更好的沉淀自己。
  不过天不遂人愿,还没来得及把气质全都培养出来,就看到一个曼妙而又熟悉的身影如我一般一个人落寞的走着。

  唯一不同的是那个身影手里还拿着相机,在向四处拍着什么。

  看到这一幕本来消沉的心情也活跃起来,看了下四下没人,悄悄的快步走上前去,一把从背后抱住了那个身影。那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我朝思暮想的英语老师。只听她传来啊的一声尖叫,仿佛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把在附近的同学或者老师招来,我赶紧走到正面和她说「老师,别怕,是我。」

  看到是我,老师才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又赶紧看了看四周,确认没人后,拍了我一下骂道「你要死啊,突然来这么一下,要是被人看到,我们两个不就都毁了吗?」

  我笑着搂住老师说「可是我太想念老师你了,情不自禁就抱上来了,不过你放心,我确认过周边的环境了,很安全。」

  老师冷笑着说「你想我?我看你想的只有我的身体吧。」

  我顿感窘迫,仿佛内心的秘密一下子被戳穿了。当即正色道「怎么会呢!!!我像是这么肤浅的人吗?」

  老师当即神色一黯,双手推开我,低头轻轻地说道「你也别装了,这段时间我冷静下来想明白了。是我一开始就做错了,我不该勾引你和你发生关系,是我太冲动了。你有你自己的人生,你现在还年轻,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这样下去只会毁了你。我不能再这样错下去了。」

  我赶忙说「不会的,老师你没做错,你带给了我前所未有的快乐,不,我们都从中获得了莫大的快乐不是嘛?这完全没错。」

  「不,你现在不能沉溺於这种快乐之中,你现在这个年龄有更应该去做,去奋斗的事情。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就当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绮丽的梦,现在梦醒了,也是时候该回归现实了。」

  说完这些话,她也没有再看我,转身就向远处走去了。

  只留下我一个人留在原地,默默地失神。不禁扪心自问,我对老师有爱情吗?为什么被她亲口告知从此断绝了关系我会如此恋恋不舍呢?难道我不是只迷恋她的肉体?

  在经历过这件事情之后,整个春游也已变得索然无味,我一个人早早的回到了集合的地点,等待返程的到来。下午的返程也是在昏昏沉沉中渡过的。

  回到学校后,我依旧一个人踏上了回家的归途,本来依旧在恍惚中,突然有一个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我抬头一看,原来是月月。奇怪的是阿树并没有在她身边和她一起走。

  她看上去似乎心情不错,笑着说「怎么了?你看上去似乎心情不好,又失恋了?」

  「没有,哪有机会失恋啊。只是大巴坐的时间太长了,有点晕车,所以不太舒服。」我也不想去责怪她为何连着一两个月没有来联系我,毕竟我又不是她的谁,只是单纯的有过肉体关系而已。缠着她只会自跌身份。

  「哦,是嘛?」她听到我这说法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勾上了我的手臂说「要不你去我那里坐会?我家有药,对晕车效果特好。」

  看到她这副样子,我哪里还会不知道她是在说什么东西,当下也不管和阿树的兄弟之情,抱着破罐破摔的心情就答应她了。

  到了她家之后,别了好久的我也不管不顾了,关上大门,扔下书包就抱起她往沙发上走去。她赶忙阻止我,指向她的卧室。我顺从的抱着她走进去。一边走,一边和她热吻着。到了床边,把她往床上一扔,就开始脱起了自己的衣服。
  「讨厌,你不要这么急色嘛,要有点情调好不好。」

  她看到我这副样子,不满地说道。

  「这不是怕你爸妈随时会下班回来嘛,来吧,我憋了好久了。」

  「那也不能急,我下面还不够湿呢。」

  听到这话,我二话不说扒下了她的内裤,不管她的黑森林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骚味,一头对着她的小穴亲了上去。这也是我第一次为她口交。

  没想到我刚亲上去,没舔了几下,她就控制不住自己般发出啊的呻吟声,头也高高的抬起。看她的表现似乎是第一被男人口交。没多久,就是淫水潺潺了,我看时机合适,也给我的早就进入临战状态的老二戴上帽子,对着桃源洞就插了进去。

  刚插进去,我的肉棒就觉得一股快感,差点锁不住精关做三秒男了。唉,看来还是太久没实战了,一下子不习惯这刺激。我赶紧深呼吸调整了一下,开始了缓缓的抽插,等到我再次适应了被温暖的肉壁包裹的快感的时候,我就开始了大开大合的抽插。

  她也被我突然的提速吓了一跳,放声呻吟起来,「啊……你……恩……今天……啊……怎么回事……恩……怎么……突然……这么猛。」

  我心说,废话,忍了一两个月了,能不猛吗?下麵在用力抽插的时候,两只手也不闲着,抓着她那两只丰满圆润的乳房大肆蹂躏,在手中变幻着各种形状。时而又用手指搓着她那因为动情而勃起的乳头,玩的不亦乐乎。

  而她的表情一直都是那种欲拒还迎,欲仙欲死的表情,口水不由自主从口中流出,更是令我玩心大起。稍微降低了抽插的速度,低下头含住她的嘴唇,吸吮着里面的津液,她的舌头也很配合的伸过来与我更彻底的交换着口中的津液。
  吸了一会似乎觉得有些乏味,於是我就松开她的舌头,转向她的奶子,先是用舌头在她乳头上打着转,然后猛的一口咬下去,像个婴儿吸吮母乳一般用力的吸着,似乎真想从里面吸点奶水出来一样。

  受到这个刺激,似乎突然碰触到了她体内的某个开关一样,只听到月月突然发出一声高亢的叫声。浑身开始有些痉挛,和她做过这几次,我也是瞭解到这是她要高潮的前兆,於是也不再玩弄她别的地方,而是开始专心的抽插起来。
  「嗯……要去了……要去了……啊……好厉害……老公……你真棒」

  快感一波一波的冲击着月月的神经,让她有些精神恍惚,居然把我当成阿树了,不过让我听起来却有点心里不是滋味。

  不过想到我和她妈妈的事情,突然又有了一个念头。於是就突然停下了抽插。
  「老公……呃……你怎么突然停了……嗯……快点,我快到了……恩,快点动啊」

  本来快要到高潮的她突然被我停止了抽插自然是浑身不舒服,甚至都不由自主的摆动起屁股来增加摩擦获得快感。

  看到她这副样子,我甚至都慢慢的屁股往后退,似乎是打算把铁棒抽出来的样子。

  「哎呀……你讨厌……好人,别闹了……嗯,快点给我,快点,我受不了。」
  听到她这个话,我也暂停了往外拔出肉棒的举动,对她说「好啊,要我继续动,你就叫我爸爸,快点,不然我就不动了。」

  听到我的话,她一下子羞红了脸说「不要,你个坏蛋,大变态。」

  我看她这幅样子就继续挑逗她,作势要拔出肉棒。她马上屈服了,红着脸轻声的说「爸……爸爸。」

  「你说什么?太轻了,我听不到。」

  「爸爸!」她大声的叫了一声。

  听到她的这个称呼,我像是突然打了鸡血一样,一下子从极静到打桩机一样的运动着。月月一下子突然适应不过来,被我的刺激搞得接受不了,连连发出啊啊啊的呻吟。

  我则不肯放过她,对她说「继续叫爸爸!」

  「嗯……你个……啊……大变态,爸爸,继续……啊……」

  我示威似的用力顶了两下。

  「啊……爸爸……你好厉害……嗯……哦……好深……爸爸我又快到了……」
  听到她的这些话,我仿佛是得到了鼓励一样,更加用力的抽插着。

  「噢……爸爸……飞了……爽飞了」

  只感觉到她的小穴一阵阵的痉挛,喷出了一股股的花蜜隔着保险套淋在我的龟头之上。然后只见她整个人像是被抽去了浑身力气一样,瘫软在床上。

  我忍着肉棒未经发射的难受感,暂时停留在她的阴道里一动不动的,任由她享受着高潮的余韵,但是舌头轻轻的在她脸上游走,从耳垂到鼻尖,再到嘴唇,再到乳头,再到小腹。

  我淫笑着说「你这感冒药效果还真不错啊,但是似乎药效还不够彻底,看类还得再来一次。」

  正当我准备趁她意识回归身体后再次送她前往极乐世界之时,清晰的转动门锁的声音突然把我们拉回了现实,我和她面面相觑,愣在原地。我们前面太着急了,甚至忘记把卧室门锁上,以至於能够如此清晰的听到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
  而在这个时候回来,并且手里有钥匙的人只会是提前下班的月月的父亲或者母亲。这时候我或者月月再跑到卧室门口去关上房门已是来不及了。

  「啊!!!!」只听到来的人脚步走到房门前的时候,从其口中传出了一声裂石穿云般的尖叫声。这时候我和月月的脑子里同时回荡的只有一个想法——完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