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另类小说  »  【女生有味 -- 台北援交少女】(01)【作者:nana12345(圣水娜娜)】
【女生有味 -- 台北援交少女】(01)【作者:nana12345(圣水娜娜)】
字数:601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楔子

  下了班,我脱下公司要穿的黑色高跟鞋,搬起自己的脚,闻了一下被高跟鞋闷了一天的肤色丝袜裹着的脚脚,哇,好臭哦,心里说这条裤袜可以卖个大价钱了……

  读书的时候,学校要求的制服是白衬衫,灰黑色的短裙,然后黑裤袜,棕色的皮鞋,一年四季要这么穿,因此变化只不过就是衬衫有长袖短袖之分,裤袜有厚有薄之分,皮鞋呢?很抱歉,一直是那种款式,讲热?抱怨?学校会和你讲,放学之后可以穿凉鞋啊,天最热的时候就放暑假了,这些屁话。

  没有办法,国中毕业就入了这所高中,不过也有很多女孩子喜欢这所学校,因为制服的样式不是那么傻傻的,走在路上会没自信,总以为背后有人会窃窃私语指指点点讲些取笑的话。发制服的那天,我心情还算正常,不过没有之前每天穿着短裙裤袜走路的习惯,心里也想是不是以后会很麻烦,和我有一样想法的不在少数,不过学校这么要求,我们也无能为力,否则被学校门口的教官抓到记处分,就很冤枉。

  学校发的裤袜真的很垃圾,我们几乎每个人都会在外面再新买裤袜穿,因为走路走着走着,你会感觉到那个裆部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在滑下来,好好笑,然后滑到哪里呢?会滑到大腿上面四分之一的地方,然后你就会发现自己走路怪怪的,迈不开步子,也担心那个裆部滑到短裙的边下面出来,叫男生看到,会感觉没脸见人,明天开始永远不想来学校。

  因为在热带,天气也很闷闷的,每次到三月以后,穿着皮鞋的脚就闷得难受,很多同学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就会把脚脚从皮鞋中拖出来,把脚脚搭在课桌底下的横着的一根小铁棍上面,这跟小铁棍设计得很好,估计就是为了叫我们搭脚用的。

  不过穿裤袜穿的久了就脱不下来了,有一次我出去逛街,没有穿裤袜,觉得小腿的肉松松的,走了很久却感觉好累,可能肉勒的久了,一放开就变松了,所以心里很矛盾,因为每天脱下去的时候有感觉穿了一天裹的很累,不穿吧又觉得肉松松垮垮,就是这么矛盾。

  读书的时候家里会给一些零花钱,但是我们这些女孩子总是觉得钱不够花,去外面打工年龄不到,年龄到了但是我会怕累到,心里总是这么矛盾。身边有几个好朋友,都是那种问题少女,不过还好,只不过我们喜欢化妆打扮到处去嗨而已。

  欣宜是我最最Close的闺蜜,有一天和我讲,想不想赚一点小钱,我和她讲当然想了,但是打工不到年龄,怎么去赚一下零花钱呢?你有好办法啊?欣宜神神秘秘的说,我们可以去卖原味内裤,原味丝袜,原味胸罩还有原味糖。

  「什么是卖原味丝袜,原味内裤,原味胸罩还有原味糖?你是想叫我们开杂货店吗?我可没有那么多本钱耶。」

  当时傻傻的我滑着手机对欣宜说。

  「就是卖穿过的内裤,丝袜,胸罩还有吃过的糖。」

  欣宜在我的卧室小声的神神秘秘的和我讲。

  我一下子惊呆了,望着欣宜的脸,欣宜也惊呆一样望着我,「你干什么这个表情?」

  「我听了被震惊到了!」

  我继续问:「要卖给谁?卖给回收站的吗?谁会要?」

  「卖给男人。」

  欣宜继续神神秘秘的和我说,「我已经卖过一双了,赚了500块。在一个论坛上Po广告,然后加Line联系,见面给然后那个男人付给钱。」

  「哇,好变态哦,你不怕被别人知道吗?」

  我惊呆一样的问欣宜,「被别人知道就糗大了。」

  「没有人会知道,就我们两个知道,还有买的人知道,新注册一个Line就好了。」

  欣宜很镇定的和我讲。

  我继续低头滑手机,一声不吭,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我喜欢到处去嗨,但是走出这一步我觉得自己还是很艰难,因为我觉得卖了这种东西之后再往前迈一步就是妓女了。

  欣宜和我讲,反正这个事和我讲了,不要叫我说出去,是我们两个的小秘密,如果我想卖就问她,她会告诉我在哪里卖,怎么卖。我告诉她说还好吧。

  后来我们再一起出去或者再在一起的时候就没有提起这个事情,不过零花钱捉襟见肘,我这样的花钱方法再多的零花钱也是不够的,于是有一天我和欣宜讲:「你现在还卖袜子吗?」

  欣宜看见我这么问她,眼睛亮了一下:「怎么你也想卖了吗?」

  我点了一下头,对她说:「钱不够花,只能这种办法了,但是我想……我想和你一起去……先看看怎么卖……我有点怕……」

  欣宜对我说:「这有什么害怕的呢?选的地点都在警察局附近,热闹的地方,或者找路边的摄像监控下面,如果遇到抢劫什么的可以及时报警,都比较安全啊。」
  「你说的是啊,但是我想亲自和你去,然后看看你怎么卖的。」

  我没有底气的小声对她说。

  「好吧,下次我再去卖的时候叫上你。」

  欣宜和我讲。

  然后有一天欣宜和我讲她要去卖袜子,叫我在台北车站等她,然后我们一起去中坜,并且叫我不要穿学校的制服,穿一双单鞋,也把昨天没有洗的袜子穿上,运气好帮我赚到钱。出门的时候我在洗衣桶里把昨天换下的袜子又穿上,觉得怪怪的,天好热又好闷,我在小七买了一瓶宝矿力就出门了,然后在台北车站见到了欣宜。

  我和欣宜那天都穿了一条连衣裙,是露肩的那种,我们一起逛街一起买的,每次我们穿上逛街的时候,很多人都以为我们是双胞胎,我们腿上穿的都是50D的黑裤袜。路上我问欣宜,那些男人买了这些东西要回去做什么?送给女朋友吗?其实我心里已经暗暗明白,但是还要故意要问。

  欣宜神神秘秘的小声的对我讲:「是去手淫用。反正我也不知道,反正他们就是有用,那种事情。」

  我听了觉得好恶心,我觉得自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罪恶感浮现在心头,好恶心啊,自己穿的贴身衣服会,会被那样那样,我真的不想去卖这些衣物,但是一想到自己手里缺钱,那只好这样了。一路上我没怎么讲话,欣宜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害怕?还是担心什么?我说没什么。

  下了区间车,然后叫了一辆Taxi,我们下了车到了约好的地点,欣宜站着用Line联系那个人,我觉得自己很尴尬的在那里站着,好害羞,怎么面对那个男人,
算了,硬着头皮去吧。

  然后欣宜抬起头来,对着街对面招了招手,一个男人坐在机车上面也向我们招手,看上去五十多岁的样子。我们走了过去,我跟在欣宜的后面,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看。

  欣宜走到那个男人面前,很有礼貌的微微鞠了一个躬:「请问是刘先生吗?」
  那个男人用台语回答:「是的,是的,我是刘先生。你是那个Elisa吧?」
  「是喔,我是Elisa,这是我的朋友。」

  欣宜也用台语回答那个男人,「您看我真的是台湾妹,您这样放心了吧。」
  「嗯,嗯,放心了……哎,上次有个女孩子和我联系,也说是台湾妹,但是一见面听口音就是大陆妹,还和我在装台湾腔,我讲台语她也一句听不懂啊,真是骗到我了。」

  「呵呵,只要您满意就好哦,您看我是在哪里把东西给您呢?」

  欣宜一直用台语在和这个男人在讲话,我心里想这个男人买个袜子还那么挑剔。

  这个男人在周围看了一圈,然后和我们说:「这样,坐到我车上来,前面我知道有一个小巷子,你在那里脱下来给我就好。」

  「真不好意思刘先生,我们一会还有别的事,要不要,这样,我看那边的巷子很安静,我之前查看过Google街景,可不可以在那边脱给你。」

  欣宜对这个刘先生说。

  「嗯,也好,好好。」

  这个刘先生说完,然后欣宜在包里拿出一条糖果,放在嘴里含了一颗,对着刘先生笑了一下,然后带着我们一起走到街边的那个小巷子里,这个小巷子很安静很安静,几乎没有什么人经过,只有偶尔的一辆机车在我们身边飞驰掠过。我一直都呆呆的站在旁边,低着头,我注意到那个刘先生看看欣宜,又看看我,然后又看看我的腿,看得我浑身不自在,好尴尬也好怕羞,我也觉得面前这个男人超恶心。

  欣宜站在小巷边四下看了看没有人,然后对着刘先生笑了一下,手探进自己的裙子,飞快的把裤袜脱了下来,叠好,交给刘先生。

  「刘先生,这是您要的原味裤袜,这是赠送您的原味糖。」

  欣宜从嘴里吐出那个糖果,把糖放在从包里拿出的一张小透明包装纸上,包好交给了恶心的刘先生。

  「好,好,太谢谢你了。」

  刘先生接过欣宜手里的袜子,然后把沾满欣宜口水的糖果含在嘴里,迫不及待的打开手里叠着的裤袜,在欣宜的袜子连脚的地方使劲闻了闻:「哇,味道好正,真的好正,如果早认识你就好了。」

  「不客气刘先生,如果下次您有需要什么,就用Line联系我就好哦。」
  欣宜微微鞠了一个躬客气地说。

  「好好,真是不好意思,只顾说话了,这是1000块钱,谢谢你和你朋友一起来,不要找零钱了,多余的钱你们路上买饮料喝。」

  「真的是太谢谢您了。」

  欣宜鞠了一个躬收下刘先生手里的钱。

  「嗯……我还有一个事情,不知道可以不可以,方便不方便讲?」

  刘先生吞吞吐吐的对欣宜说。

  「刘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就和我讲喔,不要客气喔。」

  欣宜非常客气的带着微笑说,一点不像她平时的样子。

  「你的朋友的袜子可不可以……她卖不卖袜子?」

  刘先生吞吞吐吐的说。

  「卖喔,您不要客气,您如果想买是可以的。」

  欣宜说着看看我,我嘟着嘴尴尬的低头站在一边。

  「你这个朋友看样子羞羞的,呵呵。」

  那个刘先生恶心的笑着看着我说。

  「是喔,我的朋友是第一次和我出来,之前没有卖过原味丝袜,所以有些紧张,您不要介意哦。」

  欣宜对刘先生客气地说。

  「不介意不介意。那价钱呢?」

  刘先生笑着说。

  「朋友还没有告诉我,因为她今天出来本来没有卖袜子的打算。」

  「1500块,第一次卖袜子,如果同意的话,1500块。」

  刘先生坐在机车上笑着说。

  欣宜和刘先生笑了笑,把低着头嘟着嘴我推到一边,和尴尬不知所措的我小声说:「脱下来吧,怎么了傻瓜?你如果嫌他付的少我帮你和他讲价钱。」
  「我觉得太……太恶心了……好怕……」

  我小声和欣宜说。

  「2000块!」

  那边的刘先生对着我们笑着喊了一句,伸出手比了一个手势。

  欣宜在那里一直罗罗嗦嗦的劝我脱袜子,我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我对欣宜说:「这怎么脱啊?」

  「我帮你挡着一点,你转过身去,很快一下子脱到膝盖然后慢慢脱下来就好了。」

  我犹犹豫豫的转过身,叫欣宜挡住我,心跳一分钟一百二十下把手飞快的探入裙底,飞快的把裤袜褪到大腿膝盖,然后把裤袜脱下来,递给欣宜。欣宜帮我叠好了,交给了满脸笑容的刘先生手里,刘先生又是迫不及待地打开叠好的裤袜,使劲的闻了闻我的袜子的地方:「哇,味道真的……真的……哇……没有语言可以形容。」

  我看见这个场面恶心的想吐,好想马上拽走欣宜从这男人面前消失,欣宜接过刘先生递给她的2000块钱,然后把钱交给我。我连看都没有看,把钱扔进了包包里面。

  「你的朋友的Line是什么?我可以加吗?」

  「嗯,这个我要问她喔。」

  欣宜问我要Line,我一句话没有说低着头摇了摇头,表情就是想叫欣宜快点带我离开。欣宜看出来了,告诉这个恶心的刘先生我目前不想加他,不过有什么需要联系她就好,她可以帮我转达。

  「好好,这样也好,小美女,我可不可以摸你屁股一下呢?」

  我听见刘先生对欣宜这么说,我真的呕吐物就在喉咙了。

  欣宜什么都没有说,表情害羞的对着刘先生抿着嘴笑着点了一下头,我看见刘先生摸了一下欣宜的屁股,然后踩上车说了句再会就滚蛋了。

  那个恶心的刘先生走了,欣宜回答我身边来:「妳怎么了?没有事吧?不舒服吗?」

  「太恶心了,我想吐。」

  我捂着胸口对欣宜说。

  「要不我们去前面7-11坐一会,要一杯冰咖啡。」

  我听欣宜这么对我说,点了点头,欣宜点了两杯冰咖啡,要帮我付钱,我和她说我悠游卡里钱还很多,我请你喝吧。

  然后她和我坐在7-11的座位上,她和我肩并肩挨着坐在一起,她喝了几口冰咖啡,她对我讲:「仪萱,我知道你今天的感受,最开始的时候我也和你一样,但是没有办法是不是呢?」

  我点了一下头:「但是太恶心了,我觉得……」

  「觉得不是好女孩了是吧?你不要太多想,就是卖袜子,卖贴身衣服,我们没有卖身好不好?你不需要这样自责……钱到手里,花就好了,反正穿旧的衣服也是要扔掉的,你就这样想,这样想就OK了。」

  我嗯了一声,半天没有说话,喝了几口冰咖啡,我问她:「你怎么知道这样赚钱的方式的?」

  「我认识一个姐姐也在卖这些,是她告诉我的,你见过她,就是上一次我们去K歌那个Lisa姐。」

  「那个Lisa姐?我觉得你距离她远一点最好……我听别人讲她在酒店做兼职……」

  「只不过在酒店陪陪酒而已,又没有做什么,我们认识那么久真没想到你那么保守……」

  「我是为了你好,我觉得……我不知道怎样讲……」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们是最最最好的朋友不是吗?我知道你为了我好,我会有分寸的,但是……但是……我们以后一起卖袜子赚零花钱好不好?这样自食其力,不需要看家人的脸色,好不好呢?」

  欣宜歪过头来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我。

  我看她歪过头来,也把头歪过去对着她,嘴上挤出呼应她的微笑,说了一句不清不楚的还好吧,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怎么做。很快就要高中毕业了,然后要联考,读大学,交学费,生活费,健保费,在外面租房子房租,买化妆品,买衣服,都是一笔钱,每次想到这些心脏都会发颤,又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如果再和家里面张手要钱,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想到这里,我叹了一口气,对着欣宜说:「好吧,只有这样了。」

  欣宜拍拍我的手,对我笑了一下,又喝起了没有喝完的冰咖啡。

  和欣宜在便利店买了两双裤袜,一共才200块,然后去化妆室换上,像刚刚来到这里一样,镜子里的我们又变得衣装整齐,我们一起对着镜子笑着做了一个鬼脸,举着手机自拍了一下。然后去了车站,坐区间车回台北。

  车站好多人,区间车是从新竹发车的,到了中坜早已经没有座位了,人挤人着站了一路,恰巧车上的冷气还不太好,闷闷的,叫我喘不上气来。

  回到台北,我和欣宜在京站那里随便逛了逛,然后就分手各自回家了。到了家里,我一直不敢打开我的包包,我知道那里有两千块钱,我知道这两千块是怎么得来的,我好恶心,好有负罪感,我有种想哭的感觉,但是却哭不出来。
  我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妹妹从外面回来,也和我躺在一起,她问我:「姐姐,妳怎么了?不舒服吗?」

  我努力着笑了一下,告诉她:「姐姐没事。」

  等妹妹回房间睡了,我把衣服全都脱了下来,扔到洗衣机里面去洗,放了很多的洗衣精,我觉得浑身上下的衣服上都沾满了那个恶心的刘先生的眼神,我要把它们都洗掉。

  我穿着睡裙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散散乱乱的,不知道自己要何去何从,衣服洗完了,我把衣服烘干后然后都叠好收起来,叠着叠着叠到今天新买的那条黑色裤袜,我望着这条袜子,我知道它是因为什么被我买回来的,我今天也亲眼见到,如果我穿过它几天,它真的可以为我换到零花钱,我愣在那里,然后这两句话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反复反复,一直到我反复不出头绪,我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抱着它们收纳到衣柜里面。

  我躺倒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欣宜给我发来了简讯,是一个论坛的连接,还有一个人的Line的ID,告诉我如果想在论坛上Po广告,先和他联系就好。我简单
的回了一句谢谢,然后把手机放在床头,平躺了一会。

  转过天是周一继续去学校,去买了午饭,然后看见路边有卖布丁的开车过来卖自制的布丁,我想到零花钱可能不太够用了还是不买了,但是我突然想起包包的最里面还扔着两千块钱,是我卖自己的原味丝袜赚来的两千块钱,是我自己觉得好恶心的两千块钱。

  我在卖布丁的车前面站了好半天,然后忍着负罪感打开了包包,一下子就看到了那两张深蓝色的一千块团在那里,我拿出一团,我不想看这张钱一眼,哪怕一眼叫我心里也非常不好受,我把这一团一千块递给这个卖补丁的人,他在我面前打开这一团钱,仔细看了看,我的眼神一直躲着,然后他递给我一大盒五连包的布丁,我说了句谢谢就离开了。

  我拿出一个布丁,拿出一个小勺,在路边吃了一口,还是那么的甜,但是心里却哽咽着,好像多了一种滋味。我知道这个布丁是用怎样赚来的钱买到的,我不想多想一点,我把心完全塞住一口一口吃下这个布丁,然后把吃过的空盒子放到塑料袋里收起来准备到捷运里丢掉。

  我一只手提着包包,穿着昨天新买的黑丝袜走在路上,我注意到一个男人一直往我的脚上盯着看,走了不远,我又注意到一个男人盯着我的腿和脚看,为什么今天我注意到那么多男人盯着我的脚和腿看?

  坐在捷运的座位上我忽然想明白了,也许曾经也有那么多男人盯着我穿的裤袜看,只不过我那时还不懂罢了,所以不會刻意注意到。

  想到这里,我把裙子边使劲的往下拉了一点,想把腿多盖上一点,但裙边就那么长,自己又跑回去了,露出了被黑裤袜包裹着的若隐若现的膝盖。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