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家庭乱伦  »  【害了妈妈!】【作者:erciyuan】
【害了妈妈!】【作者:erciyuan】
字数:67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害了妈妈!(只是名字相似)

  我叫张琪,今天考上了省城最好的中学,所以和好朋友们去庆祝庆祝。
  「张琪,来抽根烟吧,很爽的。」

  「不了,我爸妈不准我抽烟的。」

  「你爸常年出差,你妈忙着做生意,那有空管你,而且就抽一口,不舒服就不抽了。」

  「好吧就一口。」我抽了一口递给我的香烟,挺难抽的,我抽了一口就换给了朋友,但过了会我又感觉很爽,于是我又让他给我抽几口,我朋友这是露出了耐人寻味的奸笑。

  于是,我迷上这种香烟,因为我也抽过其他香烟,我完全找不到这种烟味的感觉。开始的时候,朋友们,都是免费给我的,当我完全沉迷于这种香烟的时候,他们告诉他们也没了,要我和王伯伯买。

  开始的时候,我每天只抽一根,零花钱还勉强够支撑。但我的瘾越来越大,零花钱已经完全不够用了。在王伯伯和朋友们的怂恿下,我开始偷拿妈妈店里的钱,妈妈应该是知道的,但出于溺爱和生意很好,妈妈就放纵了我。我的瘾越来越大,钱偷的越来越多。而现在出现了一个叫淘宝的网站,越来越多的人在网上买衣服,妈妈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差。

  这天,我趁妈妈不注意拿走妈妈店里所有的钱,准备要走时,突然几个城管局的来到妈妈店里,我赶紧躲了起来。

  「老板娘,这几个月的管理费你该交了,拖了好久了。」

  妈妈当然找不到钱了,她哀求城管再宽限几日。妈妈穿着肉色丝袜,短裙旗袍,非常漂亮。这样的妈妈跪在地上哀求,又丑又恶心的城管们。城管居高临下的看着妈妈,一个城管,把闸门关了起来。

  「你们干嘛?干嘛关门?」

  「干嘛?当然是干你!」

  「不要,钱我想办法今天给你们,不要这样对我!呜呜呜,不要!」

  男人们把妈妈按在那里,开始拔她的内裤。

  「哈哈哈,居然是白虎,你们听说过么,白虎的女人天生下贱,哈哈哈!」
  男人们一个个趴在妈妈身上,拼命的蠕动着,我知道这动作叫肏屄,妈妈不是自愿的所以,我的妈妈被男人强奸着,或者说轮奸着。妈妈恩拼命的想反抗,男人们不停的殴打着妈妈。

  「呜呜呜!人家阴道好疼,人家阴道好像破了,你们别肏人家了!呜呜呜!」
  男人们哪管妈妈的死活,妈妈挣扎的越厉害,他们就越凶残的殴打妈妈,妈妈这时候就会叫的越凄惨,他们就越兴奋。

  看着妈妈被男人们轮奸的惨样,我把手伸进了裤裆。

  男人们发泄完了,就提上裤子走了,妈妈的腿大大的张开着,白色的精液带着血丝不停从妈妈的屄里流出来,妈妈丝袜上都是血迹和精斑,头发上脸上都是精液。

  「老板娘,我们明天再来收钱,还没有的话,酒不会像今天这么轻松了。」
  妈妈瘫在地上痛哭着,我悄悄遛了出去,王伯伯问我为什么这么晚,我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王伯伯。王伯伯听起来非常兴奋,他给了我台摄像机,要我明天偷偷拍下来,拍的好的话,在多给我根香烟。

  「多谢王伯伯,多谢王伯伯!」我像一只哈巴狗一样在王伯伯面前点头哈腰,谁叫人家有香烟呢。

  我回到了家中,躺在沙发上,回忆着妈妈被轮奸时候的惨样,并且筹划着明天怎么让妈妈更惨,就这样在沙发睡着了。

  当我醒来时,妈妈正怀抱着我的头哭泣。

  「妈妈,你怎么了?」我心虚的问着妈妈。

  「妈妈,没事。小琪,你要好好读书啊,从小到现在,所有老师都说你聪明,你现在又在最好的高中的快班里。你一定要好好学习,不要让爸爸妈妈失望。爸爸妈妈的钱还不是你的钱,只要你好好学习,不要学坏,就行了。」说着妈妈抱住了我的头,我的脸就埋在了妈妈的大奶子里。

  第二天下午,我拿着摄像机到了妈妈店里,收银机被上了锁,我把它撬了开来。然后装作走了的样子躲了起来。

  妈妈看着空空如也的收银机跌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刘雪如,别哭了。交钱吧!」

  「呜呜呜!人家没钱交。」

  我发现今天来收钱的管理员特别多,他们熟练的把卷帘门拉下,妈妈这时才想起要跑,但他们重重的蹬了妈妈一脚,把妈妈在地上踢来踢去。然后不顾妈妈的反抗把妈妈按在收银台上轮奸。

  「呜呜呜,求求你们,人家都结婚生孩子了,儿子都那么大了。不要不要欺负我了。呜呜呜!」妈妈哭的梨花带雨,苦苦的哀求着他们。妈妈越是哀求他们就越兴奋,对妈妈就越残忍。而这一切都被我录了起来。

  妈妈又一次被轮奸到虚脱,她就像被肏死一样瘫在那,大奶子被拿出了被玩的像水球一样挂在两遍,上面都是鲜红的牙印和伤痕。眼神空洞的望着天花板。
  我赶紧溜出去,把摄像机给了王伯伯,王伯伯免费给了我根香烟,我就像条几天没吃东西的狗一样蹲在墙角吸了起来。

  「你把真的要出差一年多?」

  「对,他在非洲出差呢,两年后才回来。」

  「你姐姐呢?」

  「她住学校里。」

  晚上,妈妈睡下后,我把加门打了开来,王伯伯给了我一只烟。

  一大群人涌进了我家,「王伯伯,人是不是有点多了。」

  「再给你根。」

  「谢谢王伯伯!你们喝水么?」我向哈巴狗一样对着闯进我家的男人们点头哈腰。

  「你在外面伺候着,有什么需要,我们和你说。」

  「好好!」

  他们涌入妈妈的房间,按住了要大喊恩妈妈,不停的打她耳光,然后轮奸她,妈妈越反抗他们越残忍的殴打妈妈。他们轮奸了妈妈几轮后,并没有放过虚弱的妈妈。他们让我从厕所和厨房里拿各种工具到妈妈房间,当然他们没让妈妈看见是我。

  妈妈看到我那进去的工具后,凄惨的哀求着男人们不要这样对他。

  「啊啊啊!」原本已经精疲力尽恩妈妈凄惨的叫了起来。

  王伯伯他们拿硬马桶刷捅进妈妈的屄里,像刷马桶一样刷着妈妈的屄,妈妈痛的只能哭着惨叫,她叫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男人们却发出开心的大笑。虽然对我妈妈的惨叫我有些心痛,但只要王伯伯开心了就可以了。

  他们拿着擀面杖,大勺子,铲子等,他们不顾妈妈的惨叫,痛苦和哀求,把各种东西强行塞到妈妈的屄里。看着妈妈的惨样,男人们开心的哈哈大笑。
  我到杂物间找到了两样东西,叫给了王伯伯。王伯伯非常高兴的给了我五块钱。

  「不要啊!你们怎么会找到这些的?呜呜呜!」

  「刘雪如,你还藏着这么好的东西。」

  「不要,不要。电棍是我老公买来给我防身的,电钻是用来装修的。电棍的威力太强了,我从没用过。呜呜呜!」

  「太浪费了,你老公买给你的,要常用啊!」

  「好的……啊……不要……不要!人家会死的。」

  王伯伯才不管那么多,他把电棍插进了妈妈屄里,妈妈绝望的哭喊着,但男人们不但没组织,他们纷纷拿出手机留念,而我得到了今天绝不玩死和肏死我妈妈的承诺和五块钱的奖励也没有阻止。

  王伯伯把电棍死死抵在妈妈的子宫颈上,按下了开关。

  「啊啊啊……」妈妈惨叫一声昏死了过去,王伯伯又用冲击电钻和电棍结合。电棍一边电击着妈妈的屄和子宫颈,一边疯狂的冲击着妈妈得子宫颈,妈妈不停的在休克昏死中被活活肏醒。

  他们轮奸,虐待了妈妈一夜,在天蒙蒙亮的时候,他们离开了,留下了被玩的奄奄一息的妈妈。

  妈妈被玩的屄口大开,妈妈的阴道里被塞满了丝袜,电棍,梳子等,他们把他们擦精液的纸也都塞到了妈妈屄里。妈妈的两个大奶子也被玩的瘫在胸前。妈妈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眼珠子却上翻的几乎看不到,眼白里布满血丝。泪水不停的从眼角流下。我趁妈妈还没清醒赶紧拍了好多照片。妈妈醒来后看着自己的屄的惨样又痛哭起来。

  我因为累了,就去睡觉了。等我再次醒来,已经是中午了,妈妈已经在一边哭泣一边洗澡了。

  吃饭时,妈妈眼圈还是红红的,我假装关心的问妈妈,妈妈就说感冒了。
  「妈妈和你商量个事,妈妈想进一批高级货这样店里生意肯定会有起色的。」
  「好啊!」

  「你不反对了?这样一开始我们的生活质量要下降很多。」

  「没事的,妈妈,干脆你把房子和店都抵押出去这样肯定能赚好多。」
  「好。妈妈会考虑的,不过,儿子,以后赚了钱,也不能想这样花钱了。不过,每个月,2000的零花钱还是可以的。」

  「开什么玩笑,2000只够一周的钱。」我心里想着。我知道,他们在香烟里加了毒品,所以我现在已经是开始直接吸食毒品了,花销比以前大的多。
  妈妈视角,虽然吃了止痛药,但我的阴道和子宫颈还是很疼,我一瘸一拐的走到店里,听到了这几天唯一的好消息,管理处那些轮奸我的零时工都被解职了。
  但我店的生意越来越差,我决定进一批新的高级货,这样不但能改善生活,有钱了,我才能摆脱那些男人的凌辱。

  这几天,我先找了好多银行,他们的额度都给的很低,我知道去找贷款公司。这时我去了儿子给我介绍的贷款公司,这天我打扮的很漂亮,高跟丝袜,他们给的资金很多,就是利息比较高,不过他们说可以等我货到了才开始算利息。
  我开心的拿着钱回到了家,路上我买了好多好吃的给儿子,儿子一晚上也很开心。

  儿子视角,妈妈的货刚到仓库了,就有好多订单,妈妈收了好多预付款,沉浸在喜悦里。

  夜晚,我偷出妈妈的钥匙,带着王伯伯的手下来到妈妈的仓库,我们偷出了妈妈的货,用写碎布代替。然后由我放置了暗火。

  两个小时后,妈妈收到了,仓库着火的消息,她疯了一样穿着睡衣就赶去了仓库,她面对着熊熊大火除了绝望的哭喊,也无能为力。当然,监控室保安被我们买通了,我们用普通的视频片段代替了那段视频。我作案的视频现在落在了王伯伯手上。

  因为是我们的仓库先起的火,其他仓库的损失也要承担。

  第二天,火灾的赔款,高利贷的利息,预付客户的预付款和赔偿,一笔天文数字的账单摆在妈妈面前。当然,作为最大功臣,王伯伯答应我每月给我4000来买毒品。

  高利贷天天来闹事,高利贷的幕后老板其实就是王伯伯。

  从次后,每天晚上,王伯伯都带着不同的男人过来轮奸虐待妈妈,无论妈妈怎么换锁,锁门他们都能进来,因为有我给他们开门。

  有一天,他们在下午轮奸偷偷妈妈的时候,姐姐回家看到这幕,男人们赶紧按住姐姐也把她按在那里轮奸了。

  姐姐的性格比妈妈烈多了,一有机会她就要报警,最后男人没有办法,把我喊了出来「张琪,你在干嘛,我是你亲姐姐啊,房间里被轮奸得是我们的亲妈啊!」
  「姐姐,你试试这个,很爽的。」

  「啊啊啊……不要,你要给我注射什么?不要啊!」我将一针高纯度毒品注入了姐姐体内。

  妈妈房间里,男人们把软鸡巴塞到妈妈嘴里,妈妈习惯性的给他口交,男人却立刻就射了。原来他是在妈妈嘴里小便了。

  「漏出来一滴你儿子就遭殃。」妈妈只能拼命的吞咽着骚臭的尿液。其他的男人们也都有样学样,将小便尿在妈妈嘴里。

  「我真喝不下了。」妈妈哀求到。

  他们把塞进妈妈屄里的东西都拽了出来,妈妈用手掰开了已经很大的屄口,将屄对着天花板,这个男人讲尿尿进了妈妈的阴道里。

  「呜呜呜!」妈妈只能接受自己的屄,自己的嘴,自己成为肉便器的现实。
  另一边,已经染上毒瘾的姐姐,为了毒品,也跪在地上,张开了自己的嘴。
  妈妈视角,第二天,我来到已经不属于自己的服装店。这时候,一个男顾客要上厕所,妈妈把他带到自己的小办公室。

  「老板娘,没厕所啊?」

  这时我跪在地上张开了嘴,扒开自己的上衣,锁骨的下方纹着肉便器三个字。骚臭的尿液尿进了我的嘴里,我吞咽着尿液,不让尿液溢出,骚臭味顺着鼻腔直冲我的脑门。泪水不停的从我眼里流出。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因为……我是肉便器……」男人打了个冷战将最后两滴尿尿在的嘴里。从此之后,所有来我店里的男客人都是憋着一大泡尿,为了他们能多消费点,我成了店里的肉便器。

  我的视角,妈妈的店和我们所有的家产被王伯伯接管了,然而王伯伯只给了我一千块做为酬劳而不是每个月的四千。没办法,我只能继续像只哈巴狗一样讨好王伯伯,希望他以后偶尔能多施舍我点。

  接管妈妈的小弟,每天除了玩弄妈妈在其实什么都不做。他们经常讨论怎么虐待妈妈,而我也经常献计献策。

  妈妈穿着红色高跟鞋,肉色丝袜,旗袍短裙,妈妈娇小丰满的身材穿起旗袍来也是别有滋味。当然妈妈很久没穿过内衣了,一对大奶头就凸可出来。在妈妈给客人介绍衣服的时候他们把假鸡巴塞进妈妈后庭,妈妈忍受着痛苦她早就习惯了。

  但这次假鸡巴突破了妈妈的肠道不停的向里面进入着,大肠,小肠,十二指肠一直进入妈妈的胃里,随着假鸡巴的深入,妈妈双腿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妈妈的眼神中充满恐惧,她不知道假鸡巴还有多少,只能拼命的摇头,而男性顾客们看的津津有味,他们看到一个圆柱体在妈妈的身体里凸出游走。而我为了讨好王伯伯小弟,我继续将假鸡巴塞进妈妈胃里。假鸡巴突破了妈妈的胃刺进了妈妈的喉管,妈妈应该闻到了假鸡巴上浓烈的精液和尿味,这也是我提议的。终于假鸡巴突破妈妈的喉管进入了妈妈嘴里。这时,妈妈的喉咙被堵的几乎无法呼吸,她无力的挣扎着,越来越长的假鸡巴从妈妈嘴里伸出来,妈妈这时候翻起了白眼,我跪在地上她发现不了我。我将伸出来的假鸡巴插进了妈妈的屄里子宫里。
  他们把姐姐也带了进来,将假鸡巴的另一头用同样的方法塞进了姐姐的屄里子宫里。我开始向假鸡巴里注入精液,这是场比赛,谁的阴道里先喷出精液谁就输,输的人要受惩罚。

  精液源源不断的经过妈妈和姐姐的体内进入妈妈和姐姐的子宫里,她们的肚子就像怀孕一样变大,她们的眼球几乎完全看不见了。但当精液用完了,还没决出胜负。于是,我提议用我们的尿液灌进去。

  当王伯伯的小弟宣布要用尿液是,妈妈和姐姐用仅存的意识摇了摇头。但大量的尿液还是灌了进去。

  「砰!」妈妈和姐姐的子宫几乎同时喷出了精液和尿液混合物。

  「同时!怎么算输赢?」

  「算她们都输吧!」我偷偷建议到。

  「好,你们都输了!」

  但他们说要给妈妈姐姐一个机会,妈妈到了工地附近的男厕所,男厕所的小便池被堵住了,尿液积满了小便池,妈妈跪在地上含了一口尿液出了厕所,然后穿着高跟鞋走在大街上,然后在众目睽睽下和姐姐接吻,将嘴里的尿液渡进了姐姐嘴里。姐姐用嘴接过妈妈最里的尿液,将尿液含在嘴里走到自己实习的医院的小便池里。

  「感觉他们接的挺稳的,怎么样让她们输呢?」

  「大哥,你可以在他们阴道里塞遥控跳蛋,她们不但不能让尿洒出来,还的忍受跳蛋的折磨还不能让跳蛋掉出来。她们输定了,到时候她们得……」

  「不愧是曾经的全区第一。」

  他们将一个个跳蛋塞进妈妈和姐姐的屄里,他们让妈妈和姐姐传上显眼的白丝袜,跳蛋的电池盒就塞进她们的丝袜里。

  妈妈就这样屄里塞着一大堆跳蛋又去含了一口尿,男人们随心所欲的打开跳蛋,折磨的妈妈双腿并拢只能缓缓的向前移动,有人过来对妈妈嘘寒问暖,妈妈却不能开口只能摇头。在妈妈和姐姐接吻尿渡到一半时,他们将所有的跳蛋打开到最大。妈妈和姐姐双腿颤抖,被跳蛋折磨到高潮她们却不敢张口呻吟。

  到了最后,尿液只有个底子在便池里,妈妈不停的把尿液舔进嘴里把最后的尿液,看上去妈妈和姐姐要赢了。这绝对不行,他们会生我气的,我答应过他们让妈妈和姐姐输,让她们心甘情愿的被虐待。

  于是我走到妈妈面前,「妈妈,我要300块钱买教辅,给我钱吧!」
  妈妈眼含泪珠默默的看着我,「妈妈,说话啊!你会达可不可以就行了。」
  「行!」妈妈绝望的咽下了尿液,说出可这个字。

  妈妈和姐姐,不得不接受惩罚,王伯伯的小弟们都非常开心。

  惩罚的内容其实很简单,妈妈和姐姐要给王伯伯工地上的工人们洗脚,但妈妈和姐姐都苦苦哀求他们能换个惩罚方式。

  妈妈和姐姐来到工地上,跪在农民工面前说道,「呜呜呜!人家知道你们幸苦了,你们平时也没时间和条件洗脚,今天就让我们母女给你们洗脚吧!呜呜呜!」说着她们绝望的打开了自己的屄,眼泪不自主的流下来,农民工伸出有大又宽的臭脚塞进妈妈和姐姐的屄里。她们绝望的看着农民工的脚在她们的阴道里越来越深,她们痛苦的惨叫着。农民工却非常的兴奋。

  「该用你们的子宫来给我们洗脚了。」

  「不!」这时候农民工把些白色粉末撒在脚上,姐姐看着粉末和脚犹豫了会,还是将自己的屄伸了过去。

  「啊啊啊!」姐姐的叫声更凄惨了。

  「啊啊啊!」妈妈也发出了类似的惨叫。

  她们的叫声响彻整个工地,最后她们的叫声中夹杂了些许淫荡的呻吟声。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